提供儿童感觉统合、专注力、学习能力、学习心理辅导服务

爱是唯一的道路

分类:未命名   阅读量:901   时间:2016-03-01

巧果已经结婚10年了,住在离家乡很远的南方城市,有时候一年也不回家看一次父母,虽然她很想念他们,但是每次见面之前都是巧果最难受的时候,因为她最害怕父亲。

 u=2932883027,243785304&fm=21&gp=0.jpg

父亲的话语阻断了爱

 

巧果父亲平时对巧果说话总是在不停的指责、讽刺、评判,或许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会对巧果说“这一走又好几年不回来哈!”,“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你养的这个小孩将来谁都敢打!”……只要他发现一件事情总是会敏锐地指出其中的不足,这让巧果很难受。

巧果知道父亲对他没有恶意,却无法坦然面对父亲的这些话。以前她抗争过,换来的是一场场的“修理”,父亲说:“我是故意要磨磨你的性子,将来去工作了这脾气还得了!”因为这句话,巧果受了很多委屈,至今挥之不去。

 

 

现在巧果已经不想在抗争了,既然不抗争,当然也不用软弱地道歉了,这样的局面让巧果无需做很多事情,不抗争,不道歉。巧果不愿意回家,因为她每次回家就感觉自己像一个挨打木桩:你指责我,或者不指责我,我都在这里,不哭不笑。又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奉上桌的祭品,被人用刀子随意拨弄。这个状态其实很难受,有时候感觉自己的自尊在一点点的飞散去,喉咙板结,呼吸困难,又不敢哭喊出来,因为哭喊似乎好不符合那个看似平静祥和的节日。只希望赶快逃离。

 

巧果其实想表达她个人的意见,只是她知道即便是表达出来也是不被接受的,因为父亲只会把他的表达当作是对他的忤逆,父亲可能会一下变得唉声叹气,说她不孝顺,父亲也可能说我只是开玩笑的,父亲也可能会苦恼流泪,使得母亲来站出来指责巧果。

 

逃离回去自己的城市,巧果要好久才能调整过来。她要慢慢的调整自己,从一个挨打木桩,一坛祭品变回一个完整的人。

 

巧果曾经试图和父亲沟通,但这样的局面已经是她觉得最好的了。在乔果十几岁的时候,面临的比这还要残酷三倍。


u=920941682,1481297035&fm=21&gp=0.jpg

 

沉默是为了保持最坚固的界限

 

逃离之后,巧果心里仍然很纠结。巧果多么期待父亲能够理解她,支持她。甚至只是不说话冲她笑笑就会感觉心里温暖起来。这一切都变得奢望。巧果感觉自己的心里黑洞洞的,很冷。她不希望自己是一个所谓的不孝顺。父亲已经无数次地说,你要孝顺,顺才是最重要的,老人的心意要顺从才是孝顺。

 

面对观念格格不入的父亲,巧果感觉所谓的孝顺对她越来越远。巧果期待的父亲的形象也永远不会出现。

 

巧果不再相信孝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觉得做自己是最重要的。她已经三十多岁了,她不能让这一辈子活在别人的眼光里面,无论这个人是谁都不行。她开始相信自己的感受,只是在父亲面前,她常常表现出来的是沉默。沉默是一种最坚固的界限,让父亲无法找到突破口。在她面对父亲的时候,她的沉默可能是拒绝,可能是同意,也可能是冷漠。她只按照她自己的意愿去做事情,无论父亲的的话语如何,她听了虽然难过,也都以沉默和不表达来应对。

 

早上吃饭的时候,父亲说邻居家的女人因为别人家死人把棺材从他们大门口经过的时候停了几分钟感觉不吉利哭闹不止,邻居家的大哥就和发丧的人家打闹,问巧果有什么看法。巧果很冷漠地说没有任何意见,因为这是别人家的事情,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巧果其实也没有什么想法,她对家乡的这些风俗不熟悉,也没有兴趣。爸爸不肯罢休,就说如果是你家的事情呢,巧果说这也不能假设的,没摊在身上就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如果不高兴就闹一场,也没什么。爸爸似乎终于找到了破绽,就对巧果说如果大闹的话,以后家里死人了村里面肯定再没有人愿意帮忙,停在哪里都是帮忙打理的人说的。巧果的爸爸喜欢这种以自己的话当成最标准答案的感觉。巧果又沉默了。

 

她努力的保护着自己不受到侵扰,她倾听着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她也一直试图去理解父亲、父亲的童年的贫穷和成年后的压力,她也试图理解父亲没有得到好的家庭教育和学习的机会。

 

可是理解又能怎么样,在面对父亲的指责的时候,这并不能让她高兴起来。

 

u=3002279037,15793283&fm=21&gp=0.jpg

 

沉默的指责与评判,没有表达过自己

夜里醒来,巧果思考父亲为什么明明很关注她却又总是在指责她。巧果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和父亲都在以同样的方式在对待对方。巧果用沉默表达的是对父亲的不接受和批判。她在心里指责父亲对他的方式只是伤害,她不肯接受这样一个父亲,她的这种不接受的态度肯定会让父亲会很难受。她评判父亲自私,不爱她,只希望借她来满足自己的需要,她用这样的想法让自己可以不用去重新体贴父亲的感受。

 

他的指责和牢骚是他发出来的求助信号。巧果其实早就明白这一点,她也曾经努力的去做到让父亲满意,当她发现她为他做的越多,得到的指责也就越多的时候,她真的很愤怒,当巧果意识到她的积极的行为其实是在强化父亲的指责的行为的时候,她决定不再积极的满足他的需要,因为她在强迫自己做那些关爱的行为,她的心里其实有很多恨,做的越多,她就感受到自己越被挤压到变形。

 

在这个夜里,巧果意识到曾经她希望能满足父亲的需要,而忽略自己的感受。后来她为了保持自己的完整,只肯在一定程度上为父亲做一些事情,其余的留给父亲自己去调整。只是她放弃了一件事情,就是重新表达自己。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小孩子,现在她主张自己其实已经不会为自己带来危险。当他表达自己的时候,父亲可能会为了试着去理解她。

 

针对孝顺这一观念,她曾经对父亲主张过自己的观点。当父亲再一次在电话里面对她说孝顺最重要的是顺德时候,她严肃地对父亲说:“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的人的观念,每一个地方有每一个地方的观点,对事情的理解也都是不一样的,你对事情的理解对于老家里可能是好用的,而对我在城市里面而言,如果把你对待人的方式来对人,可能只会让人感受到虚伪。”父亲当时竟然认同了这个观点,说他工作的工友是湖北的,和他就有很多不一样的观念。或许父亲并不是那么不讲情理,现在他也明白他已经不能再象孩子小时那样控制孩子了。

 

之后他在表达的时候,总是会说,我说的话你们觉得对就听,觉得不对就不听,我说了也是希望你们不要走错路。尽管如此,大家仍然是习惯沉默应对,不会表示同意也不会表示反对。

 

20140903150577607760.jpg

爱可能是唯一的道路

与父亲的关系 巧果一直很纠结,因为她在寻找一条能让自己感受舒适的和谐的关系。她明白父亲其实也期待和谐的关系。

 

巧果讨厌控制,自从离开家乡,巧果就不肯接受别人的控制,因为当她多次处在控制的环境中她发现自由成了她最重要的追求,她不惜一切代价脱离那个感受控制的环境,也就是说巧果辞职了很多次。

 

巧果现在给予了自己极大的自由,为的是自己能呼吸顺畅。巧果却忽然发现,原来她在用自由的理由来要求别人。她认为父亲不应该试图控制他,父亲是错的,转而她试图用沉默去试图改变父亲,让父亲能够意识到双方合理的界限。

 

这并没有错。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策略。

 

只是,巧果在想,这是否也是一种控制?每个人都有选择如何做的自由,试图控制其实也是一种自由不是吗?

 

 

自由意味着爱自己,充分感受自己,理解和满足自己的需要,即便是受到指责、批评、威胁也会爱自己。意味着在做事情的时候会充分照顾自己,意味着当感受到不舒服的时候我能够灵活地离开。

 

当无法认识到别人的自由的时候,其实也是没有给予自己充分的自由,因为会指责、批评、威胁,这些行为会强迫自己向所谓“正确”的方向努力,无法自由地感受和思考,无法全心地倾听心里的声音。

 

在关系中,让对方感受到舒服,岂不是比让对方难受更加用利于关系吗?

 

如果她能自由地去爱父亲,压抑地去满足对方的需要,或许关系就柳暗花明了。

 

 

自由地去爱父亲,让自己感到舒服,也看到了父亲的需要。爱别人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别人,其实也是满足自己的需要。爱本身就是一种需要。

 

巧果在这个无眠的夜里,感受到一股力量充满了内心,眼前的路光明起来,那是一条爱的路,也是她想走下去的路。

 

或许以后巧果仍然会沉默,那肯定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爱。

 

或许她仍然感受的都是压抑,谁知道呢,想到这里,巧果觉得该睡一会了。

 

u=3898428439,3360455957&fm=21&gp=0.jpg


作者:桑哓渔  

上一篇:可童可趣儿童注意力指导

下一篇:可童可趣,您的家庭教育顾问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一扫二维码添加老师微信张老师

长按复制微信号张老师添加老师微信

展开
扫一扫,加我为微信好友 加我为微信好友